走進記憶的小閣樓,那裡是童年的夢的顏色。


養過的那隻小兔子,最終因為餵食不當而身故。

兩隻小雞倒是長大了,卻送了人,不知成為了誰的腹中餐。

爸爸的小魚在巨大的魚缸裏遊弋,沒有水泵,每次換水要先吸上一口。

毛絨玩具玩到最後總會失去一只眼睛,被冷落在壁櫥中。

跟風的悠悠球只有兩次的生命力。

彈弓、紙飛機、泡泡糖和“啪”地一聲就卷到手上的尺子倒是可以相伴長久。

風箏只有菱形、三角形和燕子形,而我到現在還是不會放。

玩具槍一點也不逼真,射出的子彈也只是塑料小球。

山寨的芭比娃娃在櫃子的底端,衣衫襤褸,頭髮淩亂。

小鏡子的鏡面也不再是一個完整的圓形。

紙皮雪糕消失了蹤跡。

也不會再有討厭的男生拿樹枝挑著肉蟲子追著尖叫的女生滿操場地跑。


記憶閣樓裏的物件永遠保持著最後一次看到它們的樣子,而我卻長大了,未來還會老去。

我知道這幅圖有很多硬傷。構圖、顏色、人物、完成度。

我只是想要表達。

评论
热度(3)
Top

© 趁步。 | Powered by LOFTER